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老漂族的生活:从小地方来到大上海

2019-9-15 12:34:40

来源:东方网 作者:张传发 选稿:王永娟

  蒹葭苍苍,

  白露为霜。

  放下自己的爱好,

  背起沉重的行囊,

  携手相依的老伴,

  锁上温暖的老房,

  别离难舍的故土,

  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

  近些年来,我退而不休,“奉命”从巢湖来到上海带孙女,寒来暑往,有苦有乐,也感慨良多,概而言之,起码有“两叹”。

  一叹“不习惯”。

  巢湖,撤销地级市,还原县级市,说白了,在家乡,我们就是生活在一个“小县城”里。不过,咱们这个“小县城”,却是我国唯一以湖命名的城市,也是全国文明城市,也是国家园林城市,那里有青山绿水,有奇花怪石,还有泉水叮咚响,“心中自有桃花源”,生活在大湖之滨的人们怡然自乐,那里还是长寿之乡。

  巢湖与上海相比,前者当然是小地方,后者无疑是大都市。上海,不仅人多车多,高楼也多,细心的人会发现,还有“一多”。商场里,地铁上,大凡人多的地方,常常会见到一些男士,或三十出头,或四十上下,头顶上,不是稀疏,便是光亮,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上海年轻人秃顶的较多,大概是“鸭梨山大”吧。

  前不久,台风“玲玲”掠过上海的那个下午,我去幼儿园接孙女放学回家,步行20来分钟便赶到了;转身一出门,但见头顶乌云翻滚,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还是坐公交吧。当时正值学校放学的高峰期,在淮海中路武康路站点等926路或920路,一等两等,10多分钟,车子才到,一站路到交通大学站下,然后再等72路,又是八九分钟车才到,上了车,“挤”就不说了,更是一个字——慢!到家还有两站路,等红绿灯4次,每次都是好几分钟,而且一路走一路停,终于我们在南丹东路天钥桥路站点下了车,前前后后一共3站路走了70多分钟,这哪里是公交车,应该改名叫“蜗牛车”才是;据说,北京的交通比上海更堵,“行路难”乃是大城市的通病。

  “独在异乡为异客”。那是一个周日,我们在沪的柘皋中学5位老同学小聚,光说一个“前往”的单程就是一两个小时,相当于合肥、芜湖的赶到巢湖小聚,席间感慨“40多年不见”,中间想打个牌时间也有限,不像巢湖,掼蛋一掼就是一个下午。谈笑间,一问“愿不愿意在上海养老”,有3位斩钉截铁地说“回巢湖”,说这话的,其中有两位户口已转来上海。数年来,在上海的日子,我几乎每天去徐家汇公园快走,没见到一个熟人,如果回老家去洗耳池公园转一圈,有可能碰到三两个老相识。虽然说,网络时代,你我他,咫尺天涯,但,那是虚拟的;实话实说,我们这些“老漂族”,心中不乏孤独,大多还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一位在深圳带孙子的巢湖老乡心直口快,“我一到深圳就头痛,一回巢湖便心情舒畅”,毕竟,“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特别是老年人,多少也想着叶落归根;也难怪,现在一些上海的老年人愿意到周边的中小城市去养老,那里没有大都市的喧闹。

  二叹“跟不上”。

  小城市有小城市长处,大城市有大城市的优点。之所以,再苦再累,还是有一些年轻人愿意挤进大城市,那是因为,大城市,不仅聚集着优质的科技、教育、医疗资源,更是就业、创业机会多多。

  9月13日凌晨1点多,我感冒发烧鼻塞,想服一袋“999感冒颗粒冲剂”,打开常用药袋,药是有的,但过期了,好在离家不到200米处有一爿药店,24小时日夜服务。我乘电梯下楼,一出小区大门,大街上人流车流虽然不如白天那样“滚滚长江东逝水”,但,还是有三三两两的人群,还是有来来往往的车辆,不输巢城巢湖路上白日的繁忙。一路上,好吃百果园仍在营业中;“王永健——专业修脚店”,消费者躺着,服务员忙着,一字排开;那“颐茶”小店,两名女服务员忙个不停;马路上,停着两辆工程车,工人师傅们正在疏通下水道......药店的玻璃门和卷闸门都是关上的,但,对外开着一个书本大的门洞,当我按响门铃之后,一位头发花白的营业月走来,她递来药,我付上钱,OK!回家的路上,还见两位小伙正坐在路边玩手机。料想不到,这一趟买药,使我清楚地认识了“夜经济”,感觉到大上海充满着生机活力而“遍地是黄金”,只要你勤劳守信,哪怕你是卖菜的、卖早点的,照样能赚大钱,因为,在上海做生意,不缺消费者,而且“不还价”,因为上海人多有钱,如果你家有两套房,出租一套,一月的租金就是数千乃至上万元,而上海,家有三四套房的,大有人在;这一趟买药,也使我清醒地认识到,当下里,很多年轻人成为“夜猫子”,从此见怪不怪。

  那是一个天寒地冻的夜晚,我办完母亲的后事匆匆赶回上海。高铁是将近凌晨一点到达上海火车站的,下了车,地铁停运,只有打的。前招手而后招手,出租车一辆辆从我身边开过,可就是不停,原来,人家作兴的是网约“滴滴出行”。左招手而右招手,大约四十分钟之后,才见一辆出租车停在我面前,这才上了车。从此以后,我便下决心不耻下问学会了“滴滴出行”。信息时代,年轻人“网来网去”,我们“银发世界”总显得有些落后。前不久的一个下午3点多钟,我乘地铁急急匆匆赶到仁济医院挂消化科普通门诊,就是想开一点治胃病的药,排队挂号,窗口的白大褂说“下午的门诊号挂完了,你明天上午早点来吧”。这也倒逼我们下决心学习网上预约挂号,“活到老,学到老”,时代的大潮推着我们乘风破浪。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彩票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江苏快3 上海快3走势图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安徽快3 幸运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