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东方智库丨战“疫”中的德国,默克尔收获政治回潮

2020-5-10 11:01:08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远 选稿:桑怡

  德国政治中有一种传统说法:“灾难之际,谁执政谁出彩”。这句话用在当下的德国和默克尔总理身上再次得到了验证。

  德国处在欧洲的中心,欧洲肆虐的疫情让德国无法幸免于难,疫情之下的德国付出了很大代价,但德国在默克尔总理的领导下沉着冷静抗疫。在欧洲五大国中,目前德国的疫情是最轻的,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视频截图:默克尔支持欧盟关闭所有对外交通的边界。(来源于欧洲新闻)

  德国死亡病率低的三大原因

  截止5月10日清晨,德国的新冠病例全球排名降至第七位,病例虽也不少,但死亡病例只有7510例,比居于前四位的西班牙(26299例)、意大利(30201例)、英国(31587例)、法国(26192例)都要少得多,仅为美国死亡病例77344例的十分之一左右。

  偶然之中有必然。德国希望病例较低,被认为有三大原因:

  一是德国抗疫一直都很沉着冷静,既坚定有力又不慌慌张张,德国国家根据宪法能够采取的抗疫措施都做得比较到位,从而既避免了因动作太大引起国内政治地震,同时德国又有效遏制了疫情的蔓延.

  二是德国的公共医疗卫生基础条件很好,应急措施到位,战略储备充足,包括医院病房、重症监护室、病毒检测、救护人员和社会志愿者和国家应急资金.

  三是德国领导人临危不乱,组织指挥有方,既始终奋战在德国抗疫的第一线,又善于组织调动凝聚各方力量,立足于把“当下的事情做好,不谋求继续当选”。这一点也是三点中最重要的。

  在当今国际政坛,默克尔算得上是最资深的国家领导人和最有影响力的国际政治家之一。如从连续任职的时间看,在世界主要国家中,除了俄罗斯总统普京外,默克尔连续担任国家领导人的最长。

  

  视频截图:默克尔总理发表全国电视讲话。(来源于环球网)

  2005年,默克尔出任德国总理,至今已连任四届。如果把她担任执政的基民盟主席的时间算上,则她作为德国政要的时间还要早3年。在向来有男人掌控天下的德国政坛,作为女性的默克尔能如此长久地保持德国政治领导人的地位殊为罕见。默克尔成为本世纪以来德国政坛的常青树,表明她有着德国人认可的与众不同的才华与卓越的能力、内敛的品质与优秀的内涵。

  德国在国际上显示稳重

  默克尔不仅带领德国保持了国内政治的相对稳定,实现了德国经济快速长久的发展,成为了欧洲经济社会的楷模和欧盟的主发动机,也使德国在国际舞台上稳稳当当,关系和睦。德国制造的优良品质、德国品牌的历久弥新、德国科技的创新发展,都成为全球的欣赏与追捧。

  疫情期间,韩国市场遭遇萧条,车市备受打击,连本国名牌车也销不出去,但韩国官方统计表明,德国的奔驰宝马和保时捷,依旧畅销并创下销售新高。在国际和平领域和气候变化等方面,德国顺应时代发展和国际绿色环保呼声,明确地发出自己的强力支持声音。在今年的新年致辞中,默克尔在这些方面施以浓墨重彩。德国的国际形象,也因此得到更好的提升。

  在国际上,西方人认为德国比较稳重可靠,不走极端,虽然国内民粹主义势力抬头,纳粹德国的阴魂不散,但德国当局的脑子是清醒的,态度是坚定的——给予坚决打击。东方人也大多认为,虽然德国国内舆论不无芜杂,但至少德国官方的声音是理性的,不仅没有盲目地跟随华盛顿歇斯底里地狂叫,而且给予了抵制和反对。柏林把华盛顿的真实面目看得一清二楚,把“五眼联盟”(编者注:“五眼联盟”是指二战后英美多项秘密协议催生的多国监听组织“UKUSA”,该机构由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西兰的情报机构组成)中的一些帮凶和说客的话冷冷地顶了回去,从而也保持了德国在世界经济贸易和市场中的稳定地位和份额。其实,德国在国际事务中并不平庸,并不迟钝,并非没有立场,没有态度和没有判断,但德国从自身安全与利益出发,以冷静和理智的思维决策。

  当然,西方政坛不可能有永远的常青树,默克尔也一样。风云多变的世界在深刻影响着德国,国际和地区的各种危机在冲击着德国,西方社会极端民族主义、民粹主义思潮在渗透侵袭德国。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2010年欧元区债务危机、2015年移民危机,把默克尔总理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尤其是中东北非地区大量难民的涌入,及之后接连不断的社会矛盾激化,让当初决定放开口子的默克尔总理遇到大麻烦。难民问题导致了德国社会日益严重的排外情绪和民粹主义,极右翼势力死灰复燃,让德国政坛与社会发生了恶变。民粹势力的不断煽动,以及在德国联邦层面和地方州层面的不断登堂入室,使默克尔及其领导的基民盟和联盟政府遭受了政治伤害。

  “跛脚总理”默克尔

  2018年,执政党在德国数个州的选举中丢票严重,导致默克尔不得不辞去党魁一职,从此成为“跛脚总理”。她曾领导了18年的基民盟在德国民调中不断走低,默克尔刻意培养和提携的继承人克兰普-卡伦鲍尔因地方州选举问题,在上任一年多后即宣布辞职,党内蠢蠢欲动,对默克尔的势力发动公开挑战。

  

  图片说明:德国总理默克尔发表讲话。(来源于新华社)

  虽然默克尔在辞去党主席时候也公开宣布在她本届任期期满后,不再竞选任何公职,甚至恳切地推辞了欧盟对她的召唤,但德国政坛的一些人并没有因此而放弃他们的进攻。一些人试图逼迫默克尔提早下野,将总理的位置让出,以便竞选下任基民盟主席的获胜者,能实现总理与党主席两职“双肩挑”的美梦。

  在不利的政治情势下,默克尔变得越来越沉默。人们注意到她深居简出,除了一年一度的新年致辞外,默克尔在公开场合淡出的意味越来越浓。虽然默克尔大有追随者和同情者,但面对德国政坛的残酷现实,他们也只能默默地祝福默克尔,同情支持默克尔。当时很多人以为,默克尔也许就这样告别其政治生涯,最多给广大德国民众留下一个曾经的“好大妈”印象,不会再有政治回潮的机会。

  疫情改变了德国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改变了德国、德国政坛,也彻底改变了默克尔的政治环境与命运。

  5月7日,一直密切关注德国政坛和默克尔总理的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以超脱德国政坛和媒体的第三者视角,发出了“默克尔从‘跛脚鸭’成为新冠病毒的全球领导者”的独家报道,引起舆论的高度关注。

  疫情暴发后,默克尔主动站到了抗疫一线,再次强烈地进入德国政坛和民众的视线。德国时间3月18日19:15,德国总理默克尔出现在德国电视二台(ZDF)的演播室,向全国发表电视讲话。这是默克尔担任德国总理15年来,除了一年一度的新年致辞之外,首次在电视上对德国民众发表讲话。她呼吁德国民众与政府合作,协力对抗新冠疫情。

  默克尔在讲话中,没有低估疫情的严峻性,没有高调突显政府的抗疫举措,没有恐吓威逼民众,没有显示出政府和她本人的能耐,但把攻克病毒疫情的战斗任务同时分发给了德国政府和民众,强调了民众自觉抗疫的重要性。

  默克尔是一位牧师的女儿,拥有量子化学博士学位,她向来头脑冷静,处事镇定,但“她不是一个伟大的演说家”。然而,在此国难当头之际,默克尔总理“向国家传达的这种平静的信息促进了人民的信心:80%至90%的人感到自己可以做到。也相信国家和政府能领导德国人战胜疫情”,德国的政治分析家们这样评价默克尔的演说。

  

  图片说明:默克尔就欧盟事务发表演讲。(来源于新华网)

  之后,默克尔又在德国联邦议院发表了演说,呼吁民众在新冠疫情期间保持耐心和秩序,因为疫情"仍在初始阶段"。在疫情有所控制的情况下,默克尔冷静地向公众表示了担忧,称她担心各州及地方政府在决定重启部分商店后,德国民众会放松警戒,忽略保持社交距离的重要性。默克尔表示,"正因为有些数字提高了希望,我觉得有义务表明,这样的中期结果是脆弱的。我们如履薄冰。德国距离疫情的终结还很遥远”。默克尔称赞了德国人表现出的秩序,感谢民众对抗疫措施的支持,但她也批评一些联邦州放松出行限制的做法操之过急。不过,他顾及面子,并未点名联邦州,只是呼吁州长们"不要输掉我们迄今取得的成果"。

  尽管疫情暴发以来,德国舆论对默克尔也不无批评指责,但这些被认为是德国反对党势力和舆论必定会做的功课,并不影响广大德国人对默克尔的总体积极评价。“事实证明,德国有效控制了疫情,默克尔人德国人站在了她的一边”。

  舆论评论说,当新冠疫情开始在全球范围内传播时,默克尔再次走上了德国的政治和民意台阶,显示出了特殊的领导能力、民众信任和人格魅力。默克尔政治又回潮了。

  柏林赫蒂学校的教授安德里亚·隆梅勒说,现在默克尔总理的个人支持率已恢复到高居榜首,盖过了联合政府的其他政党领导人,超过了德国其他的政治家,“她的政治遗产看起来已经保存了。她将被铭记为德国真正的危机管理者”。默克尔曾带领她的国家,经历并战胜了前三场全球或泛欧麻烦,“令人难以置信”。此次疫情危机表明,“每当发生危机时,她都会尽力而为”。

  

  视频截图:默克尔在2020年达沃斯论坛上发表特别致辞(来源:达沃斯官网)

  默克尔还会竞选连任吗?

  5月6日,默克尔总理公布了部分解除德国为期数周封锁的计划,但她同时强调:“我们需要再承受一些勇气。我们必须注意,这件事(战胜疫情)不会从我们手中溜走。病毒大流行的第一阶段已经过去,但我们仍处于起步阶段,而且(疫情)将在我们身边长期存在”。

  CNN报道说,德国因稳妥应对新冠病毒而受到广泛好评。不仅默克尔的冷静态度和令人赞叹的认可率,使她与许多其他世界领导人形成鲜明对比,而且德国的死亡病例数字也可以说明一切:与其他国家相比,德国的Covid-19 死亡人数一直保持相对较低的水平。

  德国资源丰富的医疗体系不仅保障了本国病人的及时收治,而且允许其医院接受来自有更多病例的欧洲国家患者入住治疗。“与大多数国家苦苦挣扎的地方相比,德国成为了新冠病毒检测的典范。这是默克尔在国际上比较受欢迎的原因之一”。

  德国沃尔夫冈·默克尔教授说,疫情蔓延之下,在英国和美国的公众眼中,领导人没有接受这是一个重大挑战,曾经豪迈的政客说“这很好”,“我们会克服这个”,可事实上他们并没有做到”。

  德国著名政治学家格罗·纽格鲍尔认为,默克尔的科学家背景决定了她对危机的反应,并增强了她的信誉。“她更加谨慎……基于对科学工作原理的了解做出回应”,特别是“她对在下届大选中树立自己的良好形象不感兴趣,而是对做好工作有兴趣”。默克尔不是在扮演一个连任竞选者的角色,她即将退出政治舞台,因此无需再为竞选连任而患得患失,“她在扮演一个谨慎的母亲的角色,这个母亲凌驾于所有争论和争吵之上”。

  CNN评论称,新冠病毒危机已帮助默克尔在其能否继承未来政治遗产的关键时刻重获国内、国际声望和信誉。德国将于今年7月接任欧洲理事会轮值主席的重要职位,这意味着默克尔总理将主持欧盟国家领导人会议,并在国际上代表欧洲。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是默克尔的长期盟友,她们一定会合作顺畅愉快。

  

  视频截图:冯德莱恩呼吁欧洲团结。(来源于欧洲新闻)

  默克尔重获政治地位和声望带来了一个明显的问题:她会改变原来的宣布,重新考虑再次竞选,争取第五个任期吗?德国政治分析家纽格鲍尔说:“有传言,仍然有传言,但我认为这不太可能。虽然我已经学会说'永不言败',但是默克尔现在已有经验,知道她不会得到党内的支持,因为基民盟已经分裂了”。

  沃尔夫冈认为,不管未来怎样,应该说默克尔是幸运的,德国抗疫将使她圆满收官,这就是结局!

  (作者周远为东方智库首席研究员)

  东方智库原创稿件受法律保护,转载请联系电话即微信号19916759390。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东方网立场。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北京赛车微信二维码进群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平台 手机网投官网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平台